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板桥水库溃坝事故分析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垮坝,打捞到的尸体10万多具,后续因缺粮、感染、传染引起的死亡14万,共24万多人死亡,与次年的最大自然灾害唐山大地震死人数相仿,比埃及阿斯旺水库垮坝还更祸害人。而我们国人从不知情。

  水库溃坝的时间发生在8月8日凌晨一时左右,当时人们还在梦乡之中·溃坝的洪水冲溃了河堤,将下游的村庄和房屋一扫而光,总计毁房680余万间·位于水库下游,与洪水流向垂直的中国最重要的铁路干线京广线也被冲毁一百多公里,一些区段铁路线被冲得荡然无存,一些区段的铁路线成了麻花形·京广线天·最后不得不采取爆破开口分洪的手段,分别在淮河中下游多处采用爆破的手段,炸毁堤坝以分洪,以增加受灾面积来减小溃坝洪水的毁坏力量。由于时间紧迫,许多居民没有事先得到消息,根本来不及逃离,死于爆破分洪的洪水·这次灾害涉及20多个县市,一千二百万人,直接经济损失约为100亿。

  几天之内,全地区有大小26座水库相继崩堤垮坝,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400多万群众被洪水围困,10多万群众死亡,30多万头大牲畜漂没,300多万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34·97亿元,相当于建专区以来十几年财政收入的总和。

  1975年7月底,第三号台风在美国关岛附近的洋面上形成,台风形成后向西北方向移动,8月3日台风穿过台湾中部,8月4日上午2时在中国福建省的龙岩登陆,然后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最后返回湖北消失·8月5日台风雨区中心移到河南省南部,一日最大雨量量为672毫米,8月6日暴雨强度减弱,一日最大雨量仍有514毫米,8月7日暴雨强度增加,一日最大雨量达到1005毫米·无论是一小时的暴雨量,还是三小时的暴雨量,无论是六小时的暴雨量,还是十二小时的暴雨量,无论是一天的暴雨量,还是三天的暴雨量,这次暴雨都创造了大陆气象站的最高记录·

  当时最大的两个暴雨中心,正好位于淮河上游的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的上游,三天的降雨量超过1600毫米(当地年平均降水量为800毫米)·就是说,三天的降雨量比平均两年时间内降的雨水还多·暴雨发生之前的几个月中,河南南部降雨很少,正出现旱情,农田缺水,大部分水库蓄水位很低,不能满足灌溉和供水的需求·8月4日该地区受台风影响开始降雨,人们还以为是天上降下了及时雨,各地水库纷纷开始蓄水,抬高水位,用于抗旱·这个蓄水过程持续到8月7日·由于降雨量大,水库又只蓄不放,水位上升很快·水位上升到水库正常蓄水位,继续上升到最高蓄水位,超过警戒水位·最后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和竹沟、田岗等几十座中小型水库发生漫顶溃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库是不能用来防洪的·当溢洪道的排放流量大于或等于入库的洪水流量时,水库的防洪效为零,有时还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在工程上,对溢洪道的排放能力的设计根据不同的水库有不同的要求,要求在发生历史最大洪水时,溢洪道的排放能力能保障水库大坝不溃坝·由于8月4日前有旱情,水库水位低,水库的可蓄水的库容大·当时为了蓄水,溢洪道的闸门都是紧闭的·也没有人去查看过闸门·其实,泄洪道的闸门自五十年代后期水库工程扩建以来,就没有用过,也没有人去检查过。

  由于暴雨大,入库的水流量也大,泄洪道的闸门没打开,泄洪道的排放流量为零,因而水库的水位上升很快·当八月七日,特大暴雨降临后,板桥水库水位超过了警戒水位时,这时才下令去打开水库的泄洪道闸门排放库水·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最紧急的关头,泄洪道的闸门确打不开·泄洪道的闸门因为多年没有开启早就被锈死了,闸门打不开,泄洪道也起不到泄洪的作用·这时已经没有时间再设法把闸门打开,或是用炸药炸毁泄洪道的闸门,以保大坝安全·一切都为时太晚。

  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位于淮河的支流上,是所谓治理淮河的最重要工程的一部份·1950年中共中央治淮委员会成立,1951年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之后,淮河流域上的一大批水库工程开始兴建,其中大部份工程在1956年和1957年又经扩建和加固·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就是这个年代的产物·至五十年代末,在淮河上游建造了佛子岭,梅山,磨子潭、响洪甸、南湾、薄山、白沙、板桥和石漫滩共九座大型水库和无数的中小型水库,其目的就是蓄水·当时把这个水利策略叫作“满天星”和“葡萄串”·至此,治理淮河的水库技术措施已经是全部实施了,再找不到适合建水库的坝址了。当时人们遗憾的只是在淮河流域上找不到一个象三峡水库一样的,能称雄世界的工程,一个能把淮河洪水卡住的工程,一个能一劳永逸的工程。

  板桥水库大坝高仅为25米,库容仅为5亿立方米,最大溃坝流量高达78200立方米/秒,为暴雨所造成的自然洪水流量13000立方米/秒的六倍。这 个最大溃坝流量比1年长江洪水宜昌站的洪峰流量66800立方米/秒更 大,比1981年长江洪水宜昌站的洪峰流量72000立方米/秒还大,而1981年的72000方米/秒洪峰流量为宜昌站实际测量到的历史最大洪峰流量 。板桥水库所在的淮河支流汝河,与浩浩荡荡的长江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当板桥 水库的溃坝洪水冲到下游四十余公里的遂平县城时,还有53400立方米/秒的 洪峰流量,这洪水量与长江干流宜昌站的十年一遇的洪水流量相仿。溃坝洪水波以 立浪或涌波形式向下游急速推进,时速在30到50公里,下游附近地区的居民, 难有时间加以防范和逃避。立波的波峰在传播初期很高,立波经过处的河槽水位瞬 息剧涨,水流汹涌湍急,破坏力特别强。溃坝的洪水冲溃了河堤,将下游的村庄和 房屋一扫而光,总计毁房680余万间。位于水库下游,与洪水流向垂直的中国最 重要的铁路干线京广线也被冲毁一百多公里,一些区段铁路线被冲得荡然无存,一 些区段的铁路线成了麻花形,京广线天。最后不得不采取爆破开口分洪的 手段,分别在淮河中下游多处采用水底爆破的手段,以增加受灾面积来减轻受灾程度。这次灾害涉及20多个县市,一千二百万人,直接经济损失约为100亿。

  板桥水库大坝高25米,三峡大坝高185米;板桥水库库容为5亿立方米, 三峡水库库容为395亿立方米;板桥最大溃坝流量高达78200立方米/秒, 三峡大坝最大溃坝流量将高达300000立方米/秒;如果三峡大坝溃坝“将会造成三江两湖人民尽成鱼鳖的恐怖局面 ”。

  1. 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等水库溃坝事故,在当时未作公开报导。查找当年的报纸,只能发现几段关于河南省军民奋勇抵抗洪水灾害和国务院副总理慰问河南省军民的报导,这说明河南省南部驻马店地区那时曾发生过洪水。

  2. 在大陆出版的气象学和水利学的书籍中,有提及这次事故的,但是关于死亡人数各种说法之间出入很大。至今为至,中国政府还没有公开发表过全面的调查报告和系统的事故分析。

  3. 据说水利部淮河委员会在溃坝事故发生四年后,也就是在1979年曾作过一个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等水库溃坝事故调查报告,没有公开发表,而仍然被当作保密文件锁在保险柜中。

  1975年8月,特大暴雨引发的淮河上游大洪水,使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包括两座大型水库在内的数十座水库漫顶垮坝,1100万亩农田受到毁灭性的灾害,1100万人受灾,死亡人数超过23万,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的水库垮坝惨剧。

  由一场特大暴雨而引发整整一个水库群的大规模溃决———无论是垮坝水库的数目,还是遇难者的人数,都远在全球同类事件之上。

  治淮大战中,洪河上游修建了石漫滩水库,汝河上游修建了板桥水库。据介绍,当时水文资料很少,设计洪水及工程标准很低。工程运用中,板桥水库被发现输水洞洞身裂缝和土坝纵横向裂缝,于是,1955-1956年分别对板桥、石漫滩两水库进行了工程扩建。

  1958年,河南总结了漭河流域地区兴建山区水利的经验: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为主。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对水域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利于盐分聚积,易成碱灾。涝、渍、碱三灾并生结果不堪设想。然而以蓄为主的经验被大范围推广,很快便推及到安徽。在安徽境内,不仅丘陵地区涌现大批小水库,淮河流域的河道也被一道道水坝分割闸起,造成淮河流域在后来数十年间致命的肠梗阻。到1960年代末,驻马店地区新增水库100多座,与此相对照,洪汝河的排洪能力非但没有增强,反而一年年递减。

  1975年8月4日,该年度中国内地第3号台风(7503号台风),穿越台湾岛后在福建晋江登陆。此时,恰遇澳大利亚附近南半球空气向北半球爆发,西太平洋热带幅合线发生北跃,致使这个登陆台风没有像通常那样在陆地上迅速消失,却以罕见的强力,越江西,穿湖南,在常德附近突然转向,北渡长江直入中原腹地。

  8月5日,行径诡秘的7503号台风突然从北京中央气象台的雷达监视屏上消失--由于北半球西风带大形势的调整,7503号台风在北上途中不能转向东行,于是在河南境内停滞少动,灾祸由此引发。

  停滞少动的具体区域是在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之间的大弧形地带,这里有大量三面环山的马蹄形山谷和两山夹峙的峡谷。南来气流在这里发生剧烈的垂直运动,并在其他天气尺度系统的参与下,造成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这也是造成水库溃决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中央气象台预报员只在该地区划了100毫米的降雨量,无论是从中央气象台到河南省气象台再到驻马店地区气象台,均没有预报特大暴雨。

  垮坝引起的冲击性灾害给洪汝河流域迅雷不及掩耳的毁灭性一击,河道宣泄不畅、洪水居高不下所造成的浸泡性灾害,更加重了这场灾难的损失。当时,由于宿鸭湖水库尚未脱险,水利专家陈惺提出,用爆破手段炸开阻水部位,加速行洪。建议获得相关领导的批准后,8月14日,爆破正式开始,全部工作完成共用了整整两天时间。爆破之后,河南境内的大量洪水向下游倾泄,致使淮河中、下游形势紧张。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