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郑板桥的诗书画各有什么特点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郑板桥书法,用隶体掺人行楷,自称“六分半书”,人称“板桥体”。其画,多以兰草竹石为主,兰竹几成其心灵的郑板桥的书法艺术,在中国书法史上是独树一帜的。

  由他23岁写的《小楷欧阳修《秋声赋》和30岁写的《小楷范质诗》推知,板桥早年学书从欧阳询人手。其字体工整秀劲,但略显拘谨:这与当时书坛盛行匀整秀媚的馆阁体,并以此作为科举取士的标准字体有关。

  对此,郑板桥曾说:“蝇头小楷太匀停,长恐工书损性灵。”在他40岁中进士以后就很少再写了。郑板桥书法最被称道的是“六分半书”,即以“汉八分”(隶书的一种)杂人楷、行、草而独创一格的“板桥体”。

  题画诗在他笔下,除了在内容上有思想性,抒情性以外,在形式上还更具有艺术性、趣味性。题画诗能充分体现“书画同源”“用笔同法”的艺术趣味,而传统画家的题款跋文,大多题于画的空白处,与画面起平衡作用。

  郑板桥的一生,经历了坎坷,饱尝了酸甜苦辣,看透了世态炎凉,他敢于把这一切都糅进他的作品中。郑板桥的题画诗已摆脱传统单纯的以诗就画或以画就诗的窠臼,他每画必题以诗,有题必佳,达到“画状画之像”“诗发难画之意”,诗画映照,无限拓展画面的广度,郑板桥的题画诗是关注现实生活的。

  郑板桥情系百姓,与民同忧。乾隆六年(1741年)春,因科举及第考中进士的郑板桥被派往山东范县任县令,开始了他长达12年的官宦生涯。他为官力求简肃,视排衙喝道之类的礼仪为桎梏。为察看民情、访问疾苦,他常不坐轿子,不许鸣锣开道,不许打“回避”“肃静”的牌子,身着便服,脚穿草鞋到乡下察访。

  郑板桥是清代著名书画家,尤擅画兰、竹、石。他以草书中竖长撇法运笔入画,粗笔细描,疏密得宜;淡妆浓抹,恰到好处;笔力劲峭,画面清奇;淡雅隽永,自成一家。

  板桥书法,融汇真、草、隶、篆四种书体,而以真隶为主,以篆隶参行、楷,用作画的方法写成,非古非今,非隶非楷,瘦硬奇峭,自成体貌,不落俗套,故只有“六分半书”,实则还有“三分半画。”这种把书画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的字体,高低不一,大小不一,疏密不一,看似“乱石铺街”,实是错落有致,疏朗有序,纵横驰骋,挥酒自如。

  知道合伙人情感行家采纳数:3770获赞数:11235个人在熟人面前比较活泼,善谈,对待人和事,都比较都责任感,喜欢和别人交心,倾听别人的故事向TA提问展开全部为“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世称“三绝”,画擅兰竹。

  他的词多写及百姓疾苦,语言风格接近于他的诗。其散文风格,真率自然,富有风趣

  展开全部郑燮(1693~1765)中国清代画家,书法家,文学家。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生于1693年,卒于1765年,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为“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世称“三绝”,画擅兰竹。

  板桥先世,三代都是读书人,曾祖新万,庠(xiang)生;祖父清之,儒官,父立本,字立庵,廪(lin)生。

  1693年癸酉,康熙三十二年十月二十五日生于兴化城东门古板桥。4岁,母汪夫人去世;5岁父继聚郝夫人。14岁继母郝夫人卒。少时读书真州毛家桥约于是年前后,20岁从兴化前辈陆种园先生写词。23岁与周邑人徐氏成婚,24岁中秀才,26岁开始教馆。30岁父郑立庵卒,31岁约于本年卖画扬州,陆续约十年时间。其子亦约于本年夭折。39岁1731年辛亥雍正九年,妻徐氏卒。40岁,1732年,壬子雍正十年,秋赴南京参加乡试,中举人,作《得南闱捷音》,43岁二月,扬州北郊与饶五姑娘定情,题《西江月》一阙。

  44岁,1736丙辰,乾隆元年,二月至三月,在京应考,中二甲第八十八名进士。45岁,乳母费氏卒,复得程羽宸资助,纳饶氏。50岁,1742壬戌,乾隆七年,春为范县县令,兼暑朝城县。52岁妾饶氏生子。54岁由范县改任潍县,连任七年。60岁年底,卸去县官职务。

  73岁4月作《竹石图》,5月3日作《修竹新篁图》。1765年乙酉之年(乾隆三十年)的十二月十二日,病逝于兴化城内升仙荡畔拥绿园中,身后无子,以郑墨之子郑田过继,葬子城东之管阮庄(今大垛镇管阮村)。

  板桥《闲居》云:“荆妻拭砚磨新墨,弱女持笺学楷书”。传说板桥学书,夜间误以指在徐氏体肤上毕恭毕敬练习,徐氏云:“人各有体”。这句话触动了板桥,于是从古人的书体中学一半,撇一半,创立了“六分半书”。

  曾任山东范县知县,又调知潍县。为官同情平民,抑制富豪,初到潍县,遇大饥荒,即开仓赈贷;乾隆十八年,因请赈触忤大吏而辞官。去官之日,百姓遮道挽留,并立生祠。

  郑燮有多方面的文学、艺术才能,擅画竹、兰、石。又工书法,用隶体参入行楷。他的诗、书、画,人称为三绝.生平狂放不羁,多愤世嫉俗的言论与行动,被称为 扬州八怪 之一。终老扬州。郑燮所作诗,如《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悍吏》、《私刑恶》、《逃荒行》、《还家行》、《孤儿行》、《姑恶》等篇反映社会黑暗,同情人民疾苦,富有现实意义。《悍吏》、《私刑恶》、《逃荒行》、《姑恶》尤其写得深刻生动,令人触目惊心。《悍吏》中写道: 豺狼到处无虚过,不断人喉抉人目。 《私刑恶》写道: 一丝一粒尽搜索,但凭皮骨当严威。 其他如《扬州》、《绍兴》、《燕京杂诗》(其一)、《自遣》、《游焦山》、《野老》等,也能自抒所见。表现真率性情,大量题画诗都有寄托。他诗歌的特点是,不傍古人,多用白描,明白流畅,通俗易懂。

  郑燮的词多写景状物以及酬赠之作,也有一些佳篇,如〔满江红〕《田家四时苦乐歌》、〔瑞鹤仙〕《渔家》、〔瑞鹤仙〕《田家》等,多写及百姓疾苦,语言风格接近于他的诗。其散文风格,真率自然,富有风趣,《家书》传诵尤广。

  擅画兰、竹、石、松、菊等,而画兰竹五十余年,成就最为突出。取法于徐渭、石涛、八大诸人,而自成家法,体貌疏朗,风格劲峭。工书法,用汉八分杂入楷行草,自称〖六分半书〗。并将书法用笔融于绘画之中。主张继承传统“十分学七要抛三”,“不泥古法”,重视艺术的独创性和风格的多样化,所谓“未画之先,不立一格,既画之后,不留一格”,对今天仍有借鉴意义。诗文真挚风趣,为人民大众所喜诵。亦能治印,“接近文何”。有《郑板桥全集》、《板桥先生印册》等

  展开全部郑板桥的书画作品以兰、竹、石为主要描绘对象,其次是松、竹、梅,还画过山水、荷、牡丹、秋葵、水盂、如意等。他为何最爱画兰、竹、石?因为“一兰一竹一石,有香有节有骨”,与他的人格、精神、情操相合,最能表现他的理想。

  郑板桥提出了创作“一段论”、“胸无成竹论”。“冗繁削尽留清瘦”,所谓“一竿瘦”,名曰“细竹”,具有清癯雅脱之美。常常是“一二三枝竹竿,四五六片竹叶”,以少胜多。随手画节,省去大量小枝,虽笔断而意连。叶少而突出竹子“劲节”,叶肥以加强竹子的青翠感。打破竹家所忌,画竹为桃、柳叶,而“不失竹意”。浓淡相宜,干湿并兼,中侧锋兼用之。以书入画,竹中瘦叶以黄庭坚“飘洒而瘦”的书法笔法写之;竹中肥叶以苏轼“短悍而肥”书法笔法写之。

  画兰,他很少画盆中兰,而多写山中之兰。他笔下的兰花叶短而有力,花劲而秀逸,一派茂盛之状。

  在画法上的特点:叶尚古健,不尚转折,用笔直来直去,却逐步顿挫,留得住笔;叶转处用笔蹲,体劲而用腕,写花雄浑挺拔。

  画石学倪云林,侧锋用笔,以白描写意手法写出坚硬之瘦石轮廓,不作反复皴擦,而石之圭角比之云林更加明显;又取数笔皴,不用披麻皴,而用北宗斧劈横皴,又取苏轼丑石之势,熔铸成郑家之石。他画石一般不点苔,“惧其浊吾画气”,但有时也偶尔作点苔,所谓“从来不作苔花点,今日微添一两斑”。

  郑板桥的书法,博学诸家,其真、行、草、隶、篆无不擅长,然而真正能代表他书法最高水平的,即所谓“六分半书”。其特点是:多体合一,以画为书,摇波驻节,乱石铺街,一字多变。我们常见的“六分半书”,以真隶为主,非隶非楷,隶多于楷,隶楷结合。说他是汉八分,又不像汉八分;说它是行楷,隶味又颇浓,却又有着行草的体势。在书写时,有时喜欢夹杂一些怪字,即古体、异全权字,而取之篆字,但不用篆书的线条去写,即用楷书的点画笔法去书写,这种写法古人也用过,但在板桥书中特别突出,而形成一种特有的怪体。

  市面上郑板桥的作品流传很多,但有许多为赝品。其赝品之作又分为代笔、摹本、伪造多种。

  其一是代笔。板桥成名之后,求书画者益增,应酬不瑕,使他大伤脑筋。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只好令其弟子代笔,以了“万千债务”。谭子犹代笔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谭氏为其书画代笔,因为是仿作,定有板桥真迹作依据,钤上板桥用印,题画内容也当是板桥的,这种假中有真之作,数量一定是相当可观的。山东省博物馆所藏款署谭子犹《菊石图》轴与板桥真迹《菊石图》轴样较,明显看出,谭氏之作笔力较弱,其功夫、修养、气质无疑是远远不及郑氏的。

  为其代笔的,还有一位刘敬尹,兴化人,号荔园,善书画,从学于板桥,“颇得其秘”。从书画整个风貌考察,水平不在谭子犹之下,但观其气息,不免有拘束之感。

  其二为摹本。日本贝冢茂树收藏板桥的一幅《兰竹石图》条幅,是一幅勾摹本,真迹在南京博物院,系《兰菊松石》四条屏之一,其章法、用笔、题款、钤印位置、内容全同。摹本局部造型略异,用笔单薄,虽乱真而略逊一筹。这样的摹本也不在少数。

  其三为伪造。板桥存世的赝品中,有水平较高者,有较低者。较高者多为板桥弟子所造。板桥去世之后,谭子犹便成了造板桥字画的“大王”,他一生作画多署板桥款,在板桥逝世后的28年,谭氏92岁尚在。其间伪造板桥之作不下万幅,书画、题款、印章,“均伪托逼肖”。除谭氏外,板桥其他弟子及学板桥者伪造板桥之作也不在少数。刘敬尹在板桥生前为之代笔,不能排除在板桥死后造其伪作。其堂弟郑墨,所作《六分半书论书赠砺山》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墨迹),若将落款“五桥郑墨”遮住,就连一些鉴定家也会误认为板桥墨迹,确实达到了“人不能辨”的地步。可以推知,郑墨也是一位高级的伪造者。

  相比之下,伪造板桥的画容易些,而伪造板桥的字就难多了。因为没有真、草、隶、篆的深厚基本功,是写不好板桥体的。因此,存世的不少板桥假画,看上去尚能骗骗一般人,但见到画上低劣的题字,便很容易分辨其真伪。

  清中叶之后,板桥书画赝品在社会上泛滥成灾。这种赝品淬,直到20世纪40年代,仍多得吓人。不仅流传于民间,即使当今国内外博物馆也收藏了不少,一些所谓鉴定家及研究者,也认假为真,致使鱼目混珠者屡见不鲜。台北艺术图书公司出版的《郑板桥书画选》所选海内外收集的50幅书画作品中,赝品占了三分之一以上;日本出版的《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五卷,收集板桥作品30余幅,其中就有将近三分之一的赝品。

  在多数人的眼里,只要是名人所作的书画,不管艺术水平如何,一律视为名字名画。许多人爱收藏郑板桥的书画,决不是因为怎样懂得其中的真伪优劣,而是仰慕板桥是位名人,知道他的书画如何有价值,板桥在盛名前与盛名后所卖的画价格就大不一样。一些仿效郑板桥书画者,即使仿效得“逼肖”,“乱真”,如果题上仿效者的名字,就很少有人问津;一旦落上板桥的假款,钤上板桥的假印,就很快转入画商之手,被人当成真迹,以高价购藏。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隐姓埋名,制造板桥赝品的缘由所在。至今仍有一些人专靠制造此类赝品而谋利。

  板桥诗中,最称得上“直摅血性”的是他的古体诗,集中收有五十首左右,以七古为多,后期则多见五古。其中写得最动人的是抨击社会丑恶现象的几首:七古《悍吏》、《私刑恶》,五古《孤儿行》、《后孤儿行》、《姑恶》、《逃荒行》、《还家行》、《思归行》。板桥善于选择大量血泪细节,动用叙事文学的种种手段,刻画入微,读来使人心酸。这几首古体的语言朴实平顺,多用白描,明显是承继了白居易现实主义的乐府传统。白居易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与元九书》)正和板桥同调;《新乐府》自序所谓“其辞质而径”,“其言直而切”也正是板桥这几篇古体诗的语言风格。板桥之承继白居易新乐府传统,不是偶然的,清初以来,描写民间疾苦的乐府诗的作者,大有人在:在板桥之前有钱澄之的《水夫谣》、《催粮行》等,梁佩兰的《养马行》、《采珠歌》等,被板桥誉为“最善说穷苦”(《板桥自序》)的吴嘉纪,更有《难妇行》、《风潮行》、《临场叹》,这些都是反映匹夫匹妇之心声的作品。

  其他或吊古、抒怀,或赠友、题咏,其中也有写得出色的,但与上述诸篇对比,风格却明显不同:语言求华采多姿,有时使人感到板桥故意要与白描的风格区隔,甚至学习韩愈的古奥;又能叙议结合,情景交融,故而写来往往色彩斑斓,气势豪雄,别样地表现他“沉著痛快”的风格。如《赠高邮傅明府,并示王君廷》、《赠潘桐冈》、《送陈坤秀才入都》、《音布》等皆是。板桥写古体诗如此得心应手的原因,正如他自己在《板桥自序》中说:“少陵七律、五律、七古、五古、排律皆绝妙,一首可值千金。板桥无不细读,而尤爱七古,盖其性之所嗜,偏重在此。”这就告诉我们,一方面是努力学习杜甫的结果,另一方面则跟他的浪漫性格有关。和近体诗不同,古体诗没有严格的格律束缚,性格豪放、感情充沛的人,其天性应该说和古体诗相近,得心应手是很自然的事。

  板桥诗作中,七绝的数量最多,有九十余首,且题材最广,有抒情、写景、吊古、感怀、赠答、题画,甚至用来记人,这大概和七绝的特点有关。由于七绝在格律诗体中最为自由,虽然不能违反平仄、用韵和对仗的规律,但是,可以截取七律的前半首,或者截取七律的后半首,或者截取七律的首尾两联以成诗。如果诗人故意写拗体,将七律的一、三联或者二、四联组合成诗的话,就连粘对都可以不管了。所以,据沈祖棻在《唐人七绝诗浅释》中统计,《全唐诗》中,七绝是仅次于五律的体裁。它既有律诗音韵和谐之美,又有较大的创作自由,自然获得历代诗人的喜爱了。

  板桥虽然写了那么多的七绝,但这似乎不是他着力的体裁。九十余首诗,绝大部分都是截取七律首尾联式的结构,极少见到对偶句,说明板桥写七绝都是信手挥洒,并无探索揣摩刻意为之的意图。他在《由兴化迂曲至高邮七截句》中,六首律绝,居然夹了一首古绝:“湖上买鱼鱼最美,煮鱼便是湖中水。打桨十年天地间,鸬鸶认我为渔子。”可见板桥在写这组诗时,也只是随手写去而已。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